军事新闻

沧化集团“破产” 累及沧化、东盛难兄弟

  日前,沧州化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沧州化工,600722.SH)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河北沧州化工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沧化集团)日前接到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沧州中院)有关《受理案件通知书》,因沧化集团债权人河北沧州科昱化工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沧化集团破产还债,沧州中院已决定立案审理。

  这与3个月前,河北宝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宝硕,600155.SH)发布的公告几乎“一字不差”。

  1月12日,*ST宝硕公告称,控股股东河北宝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宝硕集团)接到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通知,因债权人向法院申请控股股东破产还债,法院已决定立案受理。

  如果把宝硕集团的“破产”举动比作河北担保圈里第一道被突破的防线的话,那么沧化集团此次被申请破产则意味着担保圈内的第二道防线也已经宣告“沦陷”。

  “马上就应该会轮到上市公司。”北京一家大型券商投行负责人这样分析,在大股东沧化集团进入破产程序后,上市公司沧州化工申请破产保护的时间事实上已经“为期不远”。

  “从此次申请破产的债权方以及受理破产申请的法院角度分析,可以毫无疑问地下结论,沧化集团的破产只是一种策略而已。”该投行人士表示。

  1月26日,宝硕集团正式进入破产程序后的第14天,上市公司ST*宝硕突然被当地法院受理破产还债。

  “现在,还没有收到有关上市公司破产的文件,一切还是以公告为准。”本报记者在与沧州化工董事会办公室沟通时,一位人士如此表示。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也可以说是无奈之举。”一位接近沧州市政府的知情人士在与本报记者交流时如此感慨。

  据其介绍,就在宝硕集团以及*ST宝硕纷纷寻求破产保护时,沧州市政府一度也曾想靠自己的努力自救。

  为此,沧州市政府有关部门还专门从北京聘请了专业的投行机构对公司的重组进行规划。

  “但是,由于担保圈涉及的债务负担过大,加上各家互保方又各顾各的,因此,所有的重组方案都只是一个无法实现的空中楼阁。”该人士介绍,进入3月以后,鉴于担保圈内债权人不断将压力抛向沧州化工,最终沧州市政府不得不考虑,效仿宝硕集团以及*ST宝硕的做法,先行破产再寻重组。

  在他看来,申请破产看起来是一个坏消息,但对于已经失衡的河北担保圈来说,未必不是好事。

  “如果沧州化工也进入破产,担保圈的债务压力必将抛向此前相对‘逍遥’的东盛科技(600771.SH)。这样,有利于把互保各方重新拉回到谈判桌上,进行利益的重新切割,达到以最小损失,解决最大问题的效果。” 该人士说。

  上述北京券商投行负责人也赞同这样分析,目前情况下,要想把三家处于囚徒困境中的互保方利益统一到一起很难。

  该投行人士说,“都破产,都保护起来也许是一种策略。不过,由于担保圈涉及的金额过于庞大,如果没有监管层以及政府的统一规划,要完全救赎这个担保链是不现实的。”

  据了解,沧州化工属于天津证监局管辖,*ST宝硕属于河北证监局管辖,另一互保方东盛科技由青海证监局监管。

  “这就是河北省政府有关部门上下跑重组都没有下文的原因。”上述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采访中,多位券商分析员对本报记者表示,短时间内,河北担保圈的问题仍然“无解”,谁也难以找到一个兼顾三家公司利益的有效策略。(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华观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