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新闻

引进鲶鱼 深圳81起试水政府雇员制

  今年8月1日起,深圳将正式实行政府雇员制。一些干部和专家形象地把政府雇员制的正面作用比喻为“鲶鱼效应”:在装有沙丁鱼的水箱里放上一条鲶鱼,为了防止被鲶鱼吃掉,沙丁鱼只得快速游动,才有更大的生存机会。也有人对此提出质疑――“鲶鱼”是否如期游来,“鲶鱼”能否激活“沙丁鱼”?

  试行政府雇员制,深圳不是首创。2002年6月,《吉林省人民政府雇员管理试行办法》出台,成为国内首个“吃螃蟹”的地区。2003年以来,上海、无锡、武汉、长沙、珠海等地纷纷试行政府雇员制。在吉林、扬州和长沙,雇员不占行政编制,仅服务于政府某项工作或某一政府工作部门;无锡的雇员不具有行政职务,仅参与政府某一领域的业务工作;珠海雇员虽不具有行政职务,但占用行政编制并享受公务员福利待遇。

  香港特区政府推行合约雇员制度,一类为合约公务员,另一类为非公务员合约雇员。合约公务员主要填补公务员编制内的职位,同样享有公务员的一般福利,但不包括退休金计划下的退休福利及其他相关待遇。非公务员合约雇员主要是应付短期、非全职、以及无需长期或者永久保留人手的工作需要,其聘用期限一般不超过3年,也不享受任何公务员福利。

  相比之下,深圳政府雇员制具有四大特色:一是在全市机关事业单位推行,而不局限在政府机关;二是雇员占用本单位编制名额,实行占编不入编;三是高级雇员可以担任行政职务,行使行政管理权;四是所有机关事业单位辅助管理、工勤岗位将一律推行雇员制。

  按照深圳市人事局局长陈安仁的理解,实行政府雇员制,有利于机关事业单位建立人员能进能出的用人新机制,避免人员的固化与沉淀;有利于克服因工作职责不清而相互推诿的现象;有利于节约和控制行政成本,减轻财政负担。由此可看出深圳市政府所期待的“鲶鱼效应”,即通过实行政府雇员制,引入竞争,激活整个机关事业单位的行政效率,从而建立具有流动性的政府公务员管理模式,以减少人事管理中的腐败,保障公平和公正。

  “雇员和公务员好比鲶鱼和沙丁鱼,鲶鱼可以激活沙丁鱼,其作用是明显的,但关键是沙丁鱼本身要动起来,因而改变传统选拔机制才是治本之举。”深圳大学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张定淮教授说,“但此点阻力甚大,改革要渐进,因此只能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这是改革中的一个规律,深圳也概莫能外。”

  政府实行雇员制无疑是一个进步,但当政府雇员被赋予太多“攻城拔寨”的重任,承载太多责任之时,无论专家,还是公务员,都有着另外的种种忧虑。

  雇员制能招到高素质的专家型人才吗?这是一种担心。按照公务员的管理条例,公务员端的是真正的“铁饭碗”,没有大的违纪违法现象,不会被辞退。工资福利待遇好是深圳公务员的特点,而与吉林等地实行高薪酬招徕雇员不同,深圳受聘雇员待遇将与公务员基本相同。“中国的高素质人才本来就不多,而政府支付的薪酬与私营企业相比,明显偏低,真正的高素质专家型人才会不会屈就?”政府公务员邓盛华博士不无担心。

  被热切关注的“鲶鱼效应”会否出现?一些人士提出,由于雇员不占编制,不具有行政职务,不行使行政权力,也不担任行政领导职务,在这种情况下,公务员只要明哲保身,就不会影响到自身利益,二者也不会存在竞争“冲突”。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政府机关干部提出,如何发挥和怎样发挥雇员的积极性,是值得认真探讨的。这位人士担心,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制度作为保障,利用雇员制造成“近亲繁殖”的可能性也会很大,不排除个别领导利用权力将一些临时人员合法化的可能。

  形成共识的一个观点是:政府部门应该对雇员制有个清醒的思路。梳理一下部门哪个位置缺乏人才,缺乏什么样的人才,如何使用这些人才。操之过急,匆匆上马,只会适得其反。

  陈安仁表示,深圳雇员制是在政府用人机制上另辟蹊径,既不是对现行公务员制度的革新和冲击,也不是对事业单位职员制度的大变盘,而是与机关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职员并行不悖的独立体系。

  但事情恐怕不会这么简单。根据制度设计,普通雇员一般不具有行政权力,不承担行政管理职能。但这并不意味着雇员制不会触及政府公务员体系内权力的重新分配,因为按照深圳的规定,高级雇员可以因所聘职位的实际需要而担任行政领导职务,行使行政管理权。

  问题的另一面是如何看待公务员群体自身的问题。相对全国而言,深圳公务员是一个相当优越的群体,甚至在市场化人才竞争时亦不落下风,这也导致一些体制性缺陷存在难以打破的利益障碍。

  “公务员群体本身也在追求利益最大化,在内部缺乏竞争机制、监督体制不健全等体制性缺陷面前,改革只能慢慢来,雇员制只能算是一种有益的尝试。”深圳一研究机构的人士称,“其中的问题在于,将雇员和公务员比作鲶鱼和沙丁鱼,进而推出激活效应只是一种良好设想。当鲶鱼只是个象征符号,或还没有游到自己身边时,沙丁鱼也许懒得动。而引进鲶鱼和制定游戏规则的恰恰是沙丁鱼自己。改革的受益者未必是继续改革的推动者。”

  “实际上,在机关里,激活沙丁鱼的未必是鲶鱼,而是改变传统选拔机制,这是治本之道。应该说,经历了改革开放以来的若干次重大改革之后,国民的社会心理承受能力已大大增强,改革的力度可以更大一些。”张定淮教授强调说。(记者李南玲)(来源:新华社)